2360期 第2259期 本期开刊时间: 2024-05-14 星期二
今天是:2024年05月28日 星期二

第四版 < 上一版   
不 息
新闻作者:文 / 陈梦阳


刹那间,只闻书页中朔风夹墨,攻破城门,穿关一跃千年,不期而至,降落于仍残几分千朝万代人走烛熄的余温的书页上。
秦时明月的风,是“秦王扫六合”挥袖而扬起的东风。少年枭雄俯视万里神州大地,大胆地做了统一文字的决定。秦王扫六合,明度量,统文字,定车轨,铸孔方,修阿房,称始皇,普天之下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莫非王臣。自此,人们交流时,开始讲着同一种语言,书写时开始落下同一种文字,墨味的风第一次走南穿北无处不至,第一次在九州大地畅通无阻。
唐时繁花的风,是“大鹏一日同风起”呼啸上青天的飓风。诗词歌赋纳入科举薄卷,于是风傲起来了,昂然地刮过书页与书页的缝隙,扰得纸吱吱作响。它骄傲地站在长安城门上望万巷灯火熙熙攘攘。字不再是中原人的字,它在吵吵嚷嚷中染上了胡人的口音,在胡人归乡时成了浪迹他乡的客家人。于是风向西北吹,吹过葡萄琼浆,吹过了胡姬脸庞,吹起满天黄沙挟着墨香如大鹏扶摇直上。
明清残叶的风,是“清风不识字”凄凉喊冤的寒风。白日窗边,有风书动,忽起诗兴,琅珰入狱。清风不识字,何故乱翻书。僵死的八股与判罪的诗赋中的字,笔墨是浸了泪的鲜血,横竖撇捺里胡乱歪曲藏着思想的尸骨。风渐渐息了,息到扑不来萤火,捺不动残叶。偶起一丝寒风,也仅能渗了某个读书人的脊梁、心肝、脑髓。
五四日光的风,是“春风吹又生”风过草长的复苏春风。明清伪满所烧不尽杀不死的,在五四春风拂来时又成了一片草原。新文化大肆举起,风逐渐又在地上旋起来了,带着白话的气息,再一次刮向华夏亟待复苏的苍荑土地。
现下晴日的风,是“好风凭借力”扶摇而上的长风。晴日里社稷昌黎民宁、海晏河清、国泰民安。长风肆意抚过华夏,穿街走巷看过路人千姿百态。我们正处于“两个一百年”前所未有之变局,长风正处墨香浓郁前所未有之自由,当以凭借好风直上青云,当以乘驶好风不辜自古而来的风。
风捎来泛黄的余温轻落纸张,而墨字无论如何陈旧,始终融入晨风,生生不息。
 (作者系铜川公路局职工子弟)



陕公网安备 61019002000963号